小草app旧版

一边说着,二人已经走到了离皇宫很远的地方,就在要进入一条窄小的街道时,君雨时忽然停下了脚步,“前方可是贫民区,那边环境差,一条街过去住的是普通百姓,倒是没有想到你们会藏在这里。”

璃七只是漫不经心的往前走着,没一会儿就转身走进了街边的一家民宿,“你们鬼门有多阴险你可比我们要清楚的多了,要是不藏的好一点,岂不是半夜三更都得被你们追杀?”

君雨时缓缓跟上,“你又骗了我?”

璃七一怔,“不是,我又骗你什么了?”

“北萧南与你有多恩爱,天下人人皆知,你说他快不行了,可说完这句话后,你并没有表现的有多慌张,如果说他真的快不行了,你哪里能够如此淡定?又哪里能够这般悠哉悠哉的与我闲聊?我看他根本就没事!”

君雨时的声音越来越冷,“你将我骗来此处,到底有何事?”

璃七的脸色有些不自在,“谁说我不担心了?阿南伤的那么重我自是慌的不行,但是眼下再慌又能如何?我只是表面洋淡定而已。”

君雨时停下脚步,“有没有人告诉过你,你很不会撒谎?”

“我哪有撒谎,我说的都是真的。”

“不说算了,没时间给你浪费。”

君雨时转身就走,脚步一顿未顿。

一见他走,璃七二话不说就追了上去,“等等,都到这里了,上楼坐下又不会怎么样!”

纯粹清新白衣美女高清私房写真照

君雨时冷笑,“只怕我要是上了楼,等我的就是刀子了。”

“你想什么呢?我要是想杀你,哪用得着这么费劲?还独自一人进宫找你,我又不是疯了。”

璃七快速拦到了他的面前,“阿南在楼上,我让你过来,就是希望你们两个能过来坐下好好聊聊。”

见君雨时一直不说话,璃七又道:“我承认,我说的那句话确实含着一丝丝的谎言,阿南确实没有到快不行的地步,但那只是因为我能医他,如果不是我在,他确实会撑不下去,直到现在他都没有醒过来,他是真的伤的很重。”

君雨时似乎有些纠结,他的内心隐隐不安,说是不安倒不如说是紧张,却又好像没有那么紧张,那种感觉说不出有多复杂……

璃七叹了口气,“你可记得他的伤是谁造成的?如果不是他收回剑,此刻你的下场一点也不会比他好,他怕伤了你,你却担心杀不死他,就算你冷血无情,但他都做到这份上了,只是让你去与他聊聊你都做不到吗?”

天色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暗了下来,约莫是听到了楼下的动静,楼上的阳之没一会儿就冲了下来。

“姐,你怎么还引狼入室了?”

一边说着,他已经迅速拦到了璃七面前,“你快带姐夫走,我来拦住他!”

璃七白了他一眼,“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些话你都没有听进去吗?他与我们是一伙的,你要是不明白就退到一旁,不要再来捣乱了好不好?”

阳之急不可耐,“姐,你到底是怎么了?他是鬼门门主啊!你该不会到现在都觉得他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小五吧?”

“退下!”

璃七已经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了,此刻北萧南未醒,没有经过北萧南的同意,她不太敢说出北萧南重生的事,毕竟自己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不会把他的秘密传出去……

但是不说出来阳之这小子绝对理解不了自己,没办法了,只能暂时凶他一下了。

璃七难得这么凶他,他先是一懵,后便无辜的退到了一旁。

“真是拿你没办法,你怕是得害死你自己……”

璃七轻轻叹了口气,也知道阳之在担心自己,便也没有再说他什么,只望着君雨时道:“你随我来,不必理会他们。”

“姐……”

阳之实在是太担心了,他始终觉得君雨时一定有阴谋。

可他又太了解璃七的性子了,只要是她认定的,自己怎么说都说不通。

“娘娘……”

二楼的楼梯口处传来了阿常的声音,还不等璃七回话,阳之就急忙忙道:“你看她都把谁给带来了?快来劝劝我姐,她都被那小子给洗脑了!”

阿常冲他摇了摇头,后便一步一步地走下了楼,“殿下一直在冒汗,属下刚为他换了一身衣服,但他还是浑身发烫,不盖被子又发颤,盖上一点点又冒汗,属下实在不知怎么办,还请娘娘尽快上去为殿下瞧瞧。”

听完阿常的话,璃七连忙就拉着君雨时上了楼,“你再去准备一些衣裳,如果等会他的衣服又湿了,就再为他换一件。”

“是!”

阿常恭恭敬敬的点了点头。

眼睁睁的看着璃七把君雨时给拉上楼,阳之简直急的不能再急。

“你小子什么情况?没见那个人来了吗?他是什么人你不是最清楚了,你怎么不拦着他,还由着我姐胡来啊?”

阿常平静的看了他一眼,“准备点吃的,等会送上去吧,我去准备衣裳。”

说完阿常就要走。

阳之懵懵的看着他的背影,“什么情况啊你们?这里就剩我一个清醒人了吗?”

阿常的脚步顿了顿,“一切皆是殿下的意思,你照办就好。”

“都什么乱七八糟的,我怎么越听越不明白了……”

“娘娘醒来到现在都没吃东西,先准备点吃的吧。”

说完阿常就走了出去,独留原地一脸懵逼的阳之……

楼上。

璃七一冲上去就坐到了床边,二话不说就为北萧南把起了脉。

君雨时静静地站在一旁,从始至终一句话也没有说,只是见到璃七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时,他的眉头也微蹙了蹙。

“死不了就让他起来,我有话问他。”

君雨时的声音不冷不热,璃七却是无比焦急的从幻间里取出了一颗药丸,就在君雨时惊讶的目光下,凭空“变”出一颗药塞到了北萧南的嘴里。

那药入口即化,喂完药时,璃七早已满头大汗。

“怎么会这样子呢?明明我走之前他还好好的,为什么现在却越来越严重了?为什么退烧药都吃了这么多还一直没有反应?按理说这个时候他应该退烧了才是,为什么情况却变得如此糟糕?”

璃七担心不已的揉着自己的脑袋,“哪里不对,到底是哪里不对……”

见璃七一直喃喃自语,君雨时默了默,“我知道你在装模作样,你们骗不了我的,让他起来。”

“他都这样了,你让他怎么起来?”

璃七猛地瞪向了他!